为何总在果实成熟时低下你的头

  事情往往是这样,当有些人对你无用时,也许你一辈子也不想见他,当他有重要利用价值时,你恨不得让他刹那间飞到你面前。
  我与何总共同的一个朋友老齐就属于这种情况,我与何总忽略了他十几年,今天,在一个下雨的午后,何总第—个想起他,何总对我说:“你还记得老齐这个人不?就是大学时因恋爱把一个男生用刀砍了的那个老齐,现在我特别想见到他,我需要他,有件特殊的事情我要委托他去办,你无论如何要找到他。”
  我问何总有什么事情不让我办而要委托老齐去办呢?何总说把老齐找来你就知道了。我费了多少心思不表达了,反正最终我终于把老齐领进了何总的办公室,仨人见面虚虚实实地热情了一番后,何总开门见山地对老齐说:“我给你十万元钱,你去把一个人给我‘消失’了,这个人要坏我的事,他掌握了我的贩毒的致命的材料,总想举报我,我想让他在我面前消失,事成之后我再给你十万。”
  老齐头摇得象波浪鼓,他说:“杀人的事,我不干。”
  何总说:“你是不是嫌钱少?我再给你加十万?”
  老齐沉思了良久,他说:“让我考虑考虑。”
  三天后,我和何总再去找老齐,经过再三劝说,老齐终于答应了此事。他这人做事真讲究,为了让我们亲眼看到他杀人的实况,他让何总必须在现场观看,观看的地点当然选在有利于何总隐藏的地方,龙风宾馆。
  为了熟悉要杀的人的情况,老齐从何总处拿走了那人的全部情况材料。我这才知道,何总要杀的人是财务处的小李,一个非常精明干练的年轻人,想不到这个年轻人掌握了何总腐败的材料,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,人不可貌相呀。
  到了杀人那天,我和何总—同隐蔽在龙风宾馆的一个房间里,从这个房间可以看到外面十字路口老齐杀人的现场,因为每天下午下班时财务处小李都要从此路口经过,老齐正好从此处下手。
  下班时间到了,却不见财务处的小李从此经过,也不见老齐的影子,正焦急间,我和何总的房间门忽然开了,十几个警察冲上来三下五除二就把我和何总按到在地,接着我们被带上了警车。
  接下来不久,在法庭上我和何总与老齐见面了。我与何总被指控为雇凶杀人。证人是老齐。
  何总气愤地质问老齐:“你不执行我对你的特殊的‘委托’,我不怪你,你为何配合公安机安抓捕我们?”
  老齐一字一句地说:“但我必须执行另一个特殊的‘委托’,公安机关的委托,发现犯罪行为必须报案,并配合公安打击罪犯,这是我做为一个公民的神圣义务和责任。
  你们别用老眼光看我,我是用刀砍过人,但是我从监狱出来那天起,我就自觉接受了公安机关对我的特珠的‘委托’:配合公安打击犯罪,绝不手软。”
  法庭上,我和何总低下了头……

betway官网登录 1

是未婚先孕的姑娘

图片来自网络

藏不住十月怀胎的秘密

他穿着茉莉的鞋(实际上只能算是拖着),迈着矫健的步伐,一扭一扭地往前走。我们一群人跟在他的身后,像一个神经病带着一群傻子。可怜的茉莉,穿着她的高跟鞋,叮叮当当地落在最后。

脸色赫赫


丢不起面子的农人

公司制度第一条,赫然写着:严禁夏天温度28度以下、冬天温度0度以上开空调。第二条:严禁任何人在公司给电瓶车、手机等个人物品充电。

为何总乘着月黑风高的收割

这是我们新人入职时,学到的第一课。

来日正大光明的晾晒

上班的第一天,公司沿袭以往的惯例:举办欢迎新人晚宴。

虚情假意的诗人

业务部经理李奎,因为晚上喝什么酒的问题,被老板何总在众目睽睽下训斥。

为何悲凉着徒留的稻桩

李奎想:这次新人以女性为主,红酒比较适合。何总认为,红酒的酒精度数低,很多不能喝酒的人,都可以喝。这样反而产生更大的费用。开源节流,是每个老板首当其冲要考虑的问题。

忘记了清早吃进肚里的米粮

李奎咨询了酒店服务员,点了一种价格适中的白酒,又遭到何总声严厉色的批评,还说自己怎么就养了一群废物,连小事都办不好。李奎茫然地站在那里,揣测不了老板的心思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最后,人事部经理张小帅解了李奎的围,他点的酒,何总很满意。何总对李奎说:“你以后多跟人家张经理学学,长长脑子!”

李奎不服,私下问张小帅:“何总不就是喜欢省钱吗?你拿的酒,每瓶还贵5元钱。为何我拿的酒反而不行了?”

张小帅说:“我拿的酒,每个瓶盖上都印着奖品,可以兑现金10元。我为公司存了很多这样的酒瓶盖。”说完,把手中的公文包一拉开,乖乖,一大堆的酒瓶盖,个个瞪着笑脸,看着李奎。

像我这种谈酒即醉的家伙,当然只能以一百度的开水代替酒,和老总、经理、各位新同事碰了杯。

betway官网登录,何总对我等不喝酒的人,一方面表示不高兴,说我们不给他面子;一方面又表示我们给公司省了钱,是个好同志。结果,搞得那些能喝点酒的同事,拿着酒杯不知到底喝还是不喝。一场晚宴,就在尴尬中结束了。

临走的时候,何总给我们每个女职员,发了一个酒瓶盖。美其名曰,女孩子回家不方便,发个酒瓶盖,权当打车费。男职员,当然免了。

我们全部装出感激涕零的样子,谢了何总。何总对我们的表现,很是高兴。于是,用长时间的拥抱,回谢了我们。

第二天,我们刚到公司。何总板着脸,把我们所有的新人都集中到会议室开会。

他的脸色是那样的难看,以至于我们人人面露惶恐之色。说实话,我没有见过这种架势,差点吓尿了裤子。

何总咳了一声之后,又沉默了良久,说:“昨晚,少了一个酒瓶盖。是谁拿的?”

茉莉哭着站起来,说:“何总,我这里多了一个酒瓶盖。可是,真的不是我故意的。我不知道怎么回事。何总,这个还给您。”

茉莉把酒瓶盖拿上去,递给何总。何总笑了,他摸着茉莉那纤纤玉指,它白如葱根,何总握着它,舍不得放下。

“是你拿的?算了,算了,算了,不用还了,不用还了。”何总谄媚地笑着,那样子,看着我要吐了。

接下来,是为期一周的培训。地点在上海总公司。

何总亲自送我们去总公司。我们坐了火车、又乘了地铁。何总说,离公司不远了。打车不划算,做公交呢,又找不到站牌,于是,他带领大家一路狂奔而去。

何总人高马大,一步赛过我们两步。可怜我们这些穿10cm高的细高跟鞋的女人,叫苦不迭,还不敢表现出来。

足足走了半小时,何总终于停下来了。他在路边的石凳子上坐下来,脱下脚上的皮鞋,翻过来覆过去看。

我们乘此机会,纷纷从行李包里,把运动鞋拿出来,脱掉高跟鞋,准备长时间战斗。

何总看看我们,又看了看自己的鞋。他的脸转向正要换鞋的茉莉,问:“茉莉,你的鞋多少码?”

茉莉一米七五,站在我们女人堆里,像是鹤立鸡群。

茉莉脸一红,小声说:“41。”女人个高、脚大,总觉得有些自卑。

何总哈哈大笑,说:“不错!不错!不错!我的脚43码。你的运动鞋借给我穿。”

茉莉以为自己听错了,问:“您说什么?”

何总晃晃手上的皮鞋,说:“我这双鞋,上万呢!走路太伤鞋子了。你的脚比我的小不了多少,你的鞋借给我穿一下,到了还给你!”

说实话,我们全部以为他开玩笑。茉莉也是这样认为,呆呆地坐那里没动。

何总起身,一把夺过茉莉的鞋,闭上眼睛,放在鼻子上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说了句好香。然后,把鞋往脚上一套,使劲往里面挤了好几下,大半个脚后跟还是在外面,进不去。但是,他,站起来,命令道:“走!”

他穿着茉莉的鞋(实际上只能算是拖着),迈着矫健的步伐,一扭一扭地往前走。我们一群人跟在他的身后,像一个神经病带着一群傻子。可怜的茉莉,穿着她的高跟鞋,叮叮当当地落在最后。

到了总公司,有个见面会。大家依次做了自我介绍。我平时是个话唠,自我介绍完毕后,加了一句说:“我们公司,地处山清水秀之地,欢迎各位领导到我们分公司指导工作。”

会后,何总把我拉到一边,说:“什么叫欢迎各位领导去我们分公司指导工作?他们真要是去了,招待费你出?!”

我吓得连忙说无数个对不起,相当的诚惶诚恐。何总狠狠瞪我一眼,这才恨恨地走开。

何总为了答谢茉莉,请茉莉到KTV唱歌,茉莉也不客气,叫上我们一大群人,跟在后面。

结果我们二十几个人,挤在一个容纳两人的小包厢里。何总闷的出不来气,心脏出了点问题,我们连夜把他送进了医院。

本来,我们几个打算实习期满,就要辞职的。没想到,何总的病一直没见好转。换了老板,我们几个都留下来了。

相关文章